Wednesday, September 26, 2007

今早,被蛋蛋烫到 。=.=|||

当塞车已经成为城市的生态,我们也只能调整自己的姿态,并试着去适应百样人的态度,以及有理由但没有时间表的堵车状态。

所以,当塞况已无可药救,并 “越塞越早” 之际,我如果坚持驾驶方便,也只有提早出门塞少当爽,毕竟 “越迟越不塞” 这支歌儿已成绝响 ; 环保节流的 “共车计划” 也不适用于我这种随兴找乐子的人。

昨早6时20分起床,6时55分出发,从联邦大道塞起,包含抵达公司附近用早餐的时间,差不多近8时才踏进公司大门。今早6时10分起床,6时41分出发,7时05分已抵达公司范围,去茶餐室喝了一杯黑咖啡 ( 助瘦脸消肿=.=||| ) 、吃了一碗猪肉粉和两粒半生熟蛋,用餐时还阅报,并慨叹世态沦亡兼暗咒了禽兽一轮,打开公司大门那一刻,才7时35分左右。

曾几何时,塞车已足以塞掉一段人生路。
我们塞在车龙里的时候,是麻木成习脑袋放空?
还是躁郁发作看啥都不屑?
数字台有三分钟领悟,我想,如果我的理智有力打胜仗,我希望可以善用那一刻没有选择的余地,去思考、去反省。

<<<<<<<<<<rewind>>>>>>>>>>

话说回头,我想写写今早的两颗蛋蛋。

看到以上煮半生熟蛋的黄色器皿,是否觉得很有亲切感呢?呵呵,想当年( 逾10年前 ),我也曾拥有它,而目前晾在家中橱柜里的,则是数年前从老妈子那极具古早风味的木橱里,硬拿回来 “摆着” 的孪生死物。

=.=|||
Errrrrrr......你应该是想问我,酱普遍又普通的东西,
我干嘛有写它的兴致嘞?
呵呵,因为hor......我今早order这两粒蛋后,那很有礼貌的外劳美眉,
不懂是怕我饿死,还是觉得酱吃比较有feel ,
竟把两粒蛋丢进后直接served上,=.=|||
还要很认真酱教我看测熟水平,=.=|||
And then...... “害” 我从热水中取蛋时,烫了两下!=.=|||

Ratatouille那 “吃出家乡味” 一幕闪过!因为,除了器皿不是我的,水不是我煲的,那几乎和我自己在家弄蛋吃没两样。
=.=||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