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August 4, 2007

累了,你如何自处?

前晚逾11时的一则短讯让我近乎抓狂,更短暂失眠了2句钟;隔晨乍醒后,即传讯主编控诉。当然,详情多说无益,也多余,因为自导自演的一家都是猪,轰了会再爆,爆了还有余响。面对脑障的人,就像EQ大激战,过关了大可省下怨恨的力气,反要回赠一句感谢。做好人,就是这般累,尤其被既定化的好人,一发真的会不可收拾,但到头来会自己收拾。@_@

拖着疲惫的身心上下山,“无辜”的女主角问我:“一个人驾车回家乡,不会累咩?”我原想发烂渣的说:“如果今天不当临时司机,就不会酱累咯!”当然,我是高EQ的好人(是自酸话,所以请把想吐的吞回去^^),所以我说:“不会啊!累了就在休息站歇一歇咯!”

结果,我真的因为太累,所以昨晚临时致电老妈子说:“有事做,明早才回!”

有人说,睡眠是最天然的保养。写完这篇稿后,我要on the road回乡“短期冬眠”了!每每返乡,我的倦意都会涌上心头,想必是城市生活的逆向压抑;所以,下周二出关,我as usual的不会精神饱满……。

越睡越累,只因做人太累;
不甘心长眠,唯有自我催眠。

如果有个人说他不会累,那是因为他把自己搞得累到忘了累的滋味,而“睡太多浪费时间”就是他的座右铭之一。我,就是这种人。



P/S:
越写越累,收手回乡去咯!
祝我一路顺风。^o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