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uly 24, 2007

乱了脚步

刚过的周休一日半,上半场(周六2时许下班后)与来自重庆的蕊妹叙旧;中场(周六午夜)4人喧闹唱K逾4小时;下半场(周日午后)则2人悠闲逛家具店近4小时。同样的姿态(无事找事做,就是不愿白过) ,不同的心情(从雀跃而充实到亢奋却心酸,再到平静呈空乏),构成了一种充实的生活,也可能是一页蹉跎了的人生。

唱K后的清晨6时许入眠,不到5小时后弹起身,拖着疲惫的身心洗刷、洗衣晒衣、清洗狗粪狗尿、为狗准备逾时早餐、阅读过期报章、回复昏睡时miss掉的来电简讯……。很累,但仍然竭力的做,就当作是自己浪费了一整个早上的惩罚。装扮好打算出门blogging之时,老友刚好来电、室友也终于昏醒,外头更是下起了倾盆大雨,只好空着肚子煲电话粥,顺道等待室友洗刷装身后,才一起出门享用病态城市人的2 in 1餐。

喧哗以后,总有一种无形的落寞;却因为害怕荒度岁月,所以选择沉溺喧哗。醒不来,也似乎不愿清醒。

无论如何,在慌乱的城市步伐里,走到一处谷底,都有着定时翻涌的思乡情切。 我想,大概又到了回乡卸下武装心房的时节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