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ly 19, 2007

我在灵里呼求主名

大马是什么国,对我这种既不爱国又族情冷感的人而言,说什么立场都是空谈。当安定和谐已经骤变成奢望时,我连隔岸观火也兴致索然。

我们都要自由,而自由就是世俗的定时炸弹。我会因为不自由而郁郁寡欢,当然也会因为太自由而任意妄为。

自律?(嗤之以鼻中……)世俗里,只有自我。

Oh...Lord Jesus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