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ne 28, 2007

我没有封锁朋友,我只是封锁自己。

陈绮贞说:“怀念没有网路的日子,好像回到刚开始写歌的时候,不会知道别人怎么说,这样反而头脑清楚。”她怕朋友以为她搞“人间蒸发”,还特别强调:“我的MSN没有封锁朋友,是封锁了自己。”

我们都活在依赖网络的世界里,难以自拔也欲罢不能,着了迷的随波逐流。爽字当头,也没什么好“装脱俗”的,所以我羡慕那些心态上得以全然矫正的人。连续数个工作天没blogging没MSNing也没G-TALKing,但我却只有浑身不对劲的感觉。

想起上周六与DJ老友吃Buffet时的"blog topic"。想说,如果我连续好一阵都不online不blogging,我可能“死了”你也不知道;然后随着时光的流逝,记忆的无情,我或许就只是你人生的一抹幻影罢了。

主编周二飞,周三起的连续3天,我都需往外跑。

周三,上午出席Gwen Stefani演唱会发布会;下午则出席李克勤记者招待会,却因大牌迟到、场面混乱,所以选择“应酬完”即逃,但可不是逃回家哦,而是急赴下一个会见PMP宣传的“剧约”。也多得饱受抨击的“精明隧道”不少,让我得以在迫在眉睫的时限里,勉强准时搞定前后两项任务。
晚上7时许,我传了一则“今天想破天荒的9点睡,你猜我做得到吗?”的简讯给老友,他仅回我“不可能!”,结果当然是他最了解我~~~的衰款咯!不过,毕竟又到了Wimbledon Season嘛,我当然要化身“网(网球的网)中人”啦!
10时许的时候,我也传了一则“交代我在PC半途落跑”的简讯给奥莉维亚,结果还在公司mi mi mo mo的她即时回叩,顺便喷了一肚狂吃KFC后也泄不完的怒火。燃起火头的当然不是我啦,而是那“唔係偶像歌手好耐,但係当正自己仲係偶像歌手咁,答问题答得扭扭拧拧嘅”Mr.Hacken Lee咯!我想,如果没有了那“指定报章”的束缚,她应该可以把那一篇专访写得更尽“兴”(兴hap hap嘅兴)。不过啊,她基本上跟我是同一款的,就像热腾腾的滚水般,摆着那里不消一阵子,很自然的就冷却了……

周四(今天),本来就只有“城男城女”的“千金访问”,但因为凌晨一时许收到公司“钱小姐”的简讯,说她的男人病了,所以劳烦我载她上班(我是公司里住最靠近他男友家的人),所以我也把这“伟大”的任务当作"assignment"。可悲的是,我的blur性难改,所以把明明熟悉的路段走到七彩,搞到七早八早走了N条高速大道,touch到严重“失血”才go到目的地(特别要感谢彪哥的电话指路)。毕竟“给钱就不用塞”,所以我飙油不用本后,抵达公司才迟到一分钟。

周五,我将出席ASUS的新产品推介礼。(然后继续默哀着未完成的a lot工作……@_@,再怨着那在风头火势之际,请我吃“苏州屎”的哈比人……>_<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