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ne 7, 2007

@_@ 春虫侵袭 @_@

乌龙如我,自爆瘀事愚己娱人可谓“镬镬抢鲜”。反正奥莉维亚已经预告“一定唱衰我”,那我干脆就来个自己摆自己上台,看看有谁来怜惜一下我这被“春”天“虫虫”噬袭的脑袋咯!

话说,我前天为了张栋梁那“做给大码头(大商家)看”的电访,而推却了室友偶像费玉清的专访;也由于要到那几百年都不会去一次的华纳office,所以昨天特地on MSN向奥莉维亚问路。结果是:干脆我载他们去吧!(阵容有:一朵被大报摧残的花 + 一朵不知名的花 + 一根才华惹杀人凶手眼红的草。)

顺利抵达华纳office后,才惊觉“荷包不见了”!打开黑色大包包搜了一轮,再电叩主编check一check办公座位甚至泊车位(当然,如果是在泊车位drop掉的,哪还找得回啊?),结果,依然是没影……;之后,在比我更急的奥莉维亚(毕竟她有着他乡丢失荷包的惨痛阴影)的催促下,我只好急急脚搭电梯下car park搜车……结果,我动作很大的搜了一轮,还是遗憾的挥着汗回到访问现场,左脑装作很认真的记录访问内容,右脑则开始在计算损失及一堆“cancel & apply”的麻烦事。而通常“悲剧”发生了,我们都会“拿来讲”的link去“注定论”,就像我大前天访问“小公主 VS. 小王子”后,竟在一个恍神间忘了要去供车期,所以荷包里是留着大喇喇400令吉的,再加上较早前的“弄丢200令吉唱酬tragedy”,我也只能“嘴淡淡说;心戚戚痛”的强颜欢笑嚷:“注定要破财”咯!@_@

访问进行前,奥莉维亚建议我先走,去处理报失的琐事,我说不用;访问结束后,我依然好像没事儿的先跟大伙儿一起午膳。因为,我一直认作Fred Lenzo并没有离我而去!(F.L乃我荷包的牌子啦~~酱hard sell是因为它在我身上的“寿命”,打破了我“用什么坏什么”的宿命)

到了散band各自回公司赶稿的时候,我左搜搜右搜搜的~~~~“咦?车钥匙嘞?@@@_@@@不会吧?天啊……”(沉着的晴天霹雳中)
不到1分钟后~~~~~“咦?做么车门没有关的?”然后不到15秒后~~~~~“咦?做么车钥匙在我车座上的?”(Errmmmm.......对啦!嘛就是刚才下来狼狈搜车后,把车匙留在座驾里,然后blur着上楼咯!@_@)
另一side,在我狂笑遮丑的数十秒间,奥莉维亚一打开车门就捡起一块黑色物品,然后她眼瞪我眼的丢出一句“又讲你抄到很仔细了的?”嗯对咯,那就是我的Fred Lenzo啦!

我老了,常常都会自己吓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