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May 7, 2007

为Piggie添了一个妹妹

我在KL的家狗之所以取名Piggie,是因为室友觉得“她”长得像一只小猪,才让我有此idea。另,也因为以诺家的里奥太活跃,所以Piggie看在他眼里是异常的自闭。与两个Vin、两个诺、和一个Wois“K疯了”的54庆生夜,在一趟深夜登门造访里奥后,室友一回家即兴冲冲的翻抄出Piggie的“出生纸”,才惊觉,“她”原来属suppose活跃的“Jack Russel”类名狗。

大概是里奥的活泼好动太讨喜了,室友酝酿了好一段时日的“添狗计划”也重新并急速的动了起来!更终于在昨天为寂寞的Piggie添了一只“迷你”妹妹,这一只小Piggie一个size的四位数身价吉娃娃,因为室友觉得“她”长得像一只小猫,所以我又“懒有趣”的起意唤她作Kittie。

我与Kittie的初次见面,是在昨午杂志的Puchong站Roadshow后。把玩了“她”数十分钟后,就把“她”和Piggie置放在黑色沙发上,拍下“她们”共眠的温馨画面,然后自己则因着之前顶着烈日工作的倦意,也加入了午睡的行列,感觉是格外的暖和,有一种很靠近心灵的幸福感。

狗,无疑是人类的好朋友,但在狗狗的世界里,还是有其同类的语言及乐趣。所以,Kittie的出现,或多或少的足以激发Piggie压抑许久的活力。看着“她们”从共眠的融合到玩乐的互动,竟有一种如释重担的雀跃感!一乃为Piggie的郁闷找到出口而感到欣慰,二则因两狗能和谐共处而感受到另一股生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