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May 16, 2007

沉入黑水最深处

我不敢用我肤浅的商业脑袋去批评《黑眼圈》,因为电影的确不是烂的,只是我接受不到也接收不到。对不起蔡导,我已经放缓速度,但还是跟不上你的慢动作;电影里的每一幕慢速度,我都在思考,但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酱慢。

《太阳雨》有一棵定格摇曳了很久的树;《黑眼圈》则有一张搬了又搬然后到最后浮很久才浮下来的床褥。它们都有优美的歌声唱和,我却挤不出一丁点的艺术气息去欣赏。但我还是要感谢蔡导,你的电影总似简而杂的,在考验我的耐性,尤其最后一幕的三人同床,我仿佛已经和身旁的小漳子沉入了黑水最深处,久久回不过神来,很是置疑自己的领悟能力。

无论如何,《黑眼圈》并没有考倒我的耐力,因为从头到尾我都精神奕奕着;甚至颇意外的是,在李康生和陈湘琪咳着做爱之前,我其实还蛮喜欢这部影片的,因为觉得它有着满满的亲切感、熟悉感。直到“没有想像中精彩”的蔡宝珠跌落污水那一刻起,电影就好比夸张的烟霾般,严重的乱了阵脚。

电影有不少让人失笑的有趣镜头,尤以愚昧的字幕涂污”最“经典”,除此之外,我都“意外的”没有笑,包括蔡导认真唱歌娱宾后,我竟有着意外的动容,觉得他对艺术创作全情不移的热情,投射在我们迷失方向的思维里,竟是那么的脱俗。

P/S:因为小漳子无恶意的粗心,而白费了良弟友人的“支持票”,让我感到无比的歉意。更遗憾的是,被宠坏的我们(媒体),常常都会不自觉的轻视了“免费事物”应有的“价值”,而在有意无意间,把“反正都是免费的,浪费掉也没什么大不了”挂在嘴边,乃至于埋在根子里。

*****左图为“李康生屁股被涂污”的首映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