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May 15, 2007

幸运星

家乡的老友说,他的侄女喜欢上我曾经折送给他的幸运星了!所以,他打算去购买五彩缤纷的吸管,请我再展“折星手艺”,打算做好送她。我说“当然没问题”,而且又没时间限制,我大可当作看电视剥花生般,一天折几十粒,不消几天时间,大概就能装满一大罐了。相较于疯狂时期的“折到手长茧”,这小小的帮忙,我还能当作是雅兴呢!不然老是“瘫着”当电视番薯好像很挥霍。

那一天,我人还在家乡,所以特地把曾经送给妈妈的幸运星倒出,拍下手机快照。今天也终于因死完那一篇“名导联访”稿,才稍稍有闲把那一张图放上来。看着一颗颗散布一地的幸运星,感觉到点滴的回忆微光在脑海里闪烁着,想起了那一段早已抛诸脑后的青葱岁月……。

没有眷恋,却有遗憾。
遗憾,没能把幸运都抓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