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May 1, 2007

回乡前……约会陌生人

凌晨一点钟,睡不着。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,Switch ON手提电脑,写BLOG。(跟Madrid那一次的“阳台写稿记”一样,都是~~~~~懒。有。MOOD。)

回乡前,我访问了“名导”何宇恒及Yasmin Ahmad;也会了“博友”Wois及海龟。约会陌生人,可以是缘始,也可以瞬间缘灭。如果有一天,谁忘了谁,也至少有字里行间的余温,唤醒我们的记忆。

名导的访问,是轻松而有趣且劲爆的。但由于我访问后持续处于一个月来一次的“死不出稿”状态,所以在此不便多写,说好听是凝聚功力,实则是在避免两头冒烟!毕竟对我而言,越是有料的访问、越是知名的人物就越难写,除了性格使然的求好心切,也有着担心受访者怎么看的压力。

博友的约会嘛,则是奇妙的。文字里,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写下大胆的言论,也可以以“反正你也不知道我是谁”的姿态,表达对彼此或钦慕或厌恶的想法;一旦面对面交流,难免就有一定成分的尴尬了!Wois挂着的腼腆笑脸大概也说明其中咯?无论如何,就一个刚踏入社会工作的少年而言,一份自然的沉~~寡~~还是有其真诚价值。

至于平日和我没什么“网交”的海龟,明明龟样不错看,却在我言明“拍了合照就要放上blog哦”后,急急回话“要放上blog就不要拍啦”,搞到我们这小型而朴实并长气(我啦)的“博友会”少了留影的见证。很多事情的“第一次”是很重要的嘛~~~~~~a little bit遗憾咯~~~~

Anyway,那一晚诺兄负责买大单(第一“开始长气”站:冬之暖屋);龟弟负责买小单(第二“死不断气”站:装Bistro的Mamak);被月亮爸爸“骂”出卖隐私的我当司机;可爱的“Wis”弟则负责卖笑。

拥挤的Warren号小灰里,有萌芽的暖意;若无心呵护,可能就只是人生的插花一朵罢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