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April 19, 2007

我的室友

室友的融资申请
过。关。了 !!!!!!!!!!!

虽然债务依旧缠身,但至少可以松一大口气、释大半个重担。

他感谢各方有心人的代祷与祝福,拟本周日搞生锅聚会,宴请那一些冷待“贱米”,挺他的好兄弟。虽然计划未必成行,但我可以感受到他劫后重生的喜悦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前天在数字台听到张雨生与张惠妹的《最爱的人伤我最深》,想起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访问张雨生的情景,记忆已经模糊,但感觉依稀犹在,这就是音符的能量。

他当时落力的推荐着阿妹,我则已经听到鸡皮疙瘩掉一地(独唱版的《认真》也是我的all time Favourite)。室友曾说,真正倾心倾力唱歌的人,音质是会改变的,所以阿妹的嗓音越沙哑,他反而越欣赏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我成天骂着一种人,他们叫“垃圾虫”。他们把整个宇宙当作垃圾桶,随处丢随便丢随手丢随口吐是他们的指定动作,就算垃圾桶在不远处,他们也习惯性的丢在原位。

前天早上在我前方,一名国产猪驶着国产车,吃着他的Nasi Lemak,完膳后打开窗就直接丢出沾满Sambal饭粒的蕉叶,随即倒水洗手并丢出抹完手嘴的纸巾,然后关窗继续“上路”。我无聊八卦玩偷拍,并转头斜眼 "guat" 他,只见一张理所当然的脸。我当场扁不到他(就算正面也不敢扁他啦,哈哈,大马治安酱~~~),唯有自己爽的Shit他一轮咯!

很不幸的,以上很可怜的室友,也是这种人。所以,我都把鸟气吐在他身上,他嘛,of course就是那种被骂后继续丢的鸟人咯!Anyway,我会继续骂的~~~~~~~~~~~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DURIAN~~~嗯,就是那个“果王” DURIAN,是我从小到大避之则吉的“臭东西”。

偏偏的,那是室友(嗯,也是以上那可怜的室友)的favourite。

前天,他心血来潮想吃它,结果买了不在路边解决的分量,回家慢慢嗒;我则屏住呼吸皱着眉头跳针式的猛嚷:臭~~~~死~~~~人~~~~啦~~~~!

直到今早,我还是觉得厨房、垃圾桶、冰箱~~~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