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April 8, 2007

窒息的香味

就这样“有风无浪”的,度过了5个半“没有主编”的工作天。

周一,不懂安哥干嘛emergency leave,只知道他的事假让打乱了我的“5天半闭关死稿”计划,也让我这头死不完稿,那头又多了一篇稿。结果因为一时之气,而赌气的跟老板娘说“自己会驾车去”,但事实上连去Mines路线都blur blur地的我,要顺利去到Taming Jaya的工业区,还是有点难度。Anyway,感谢小漳子和小金牛的“指引”,我总算有惊无险的完成了那一个采访任务,也在滂沱大雨中驱车返家的路上,头大的回顾着与“前DJ朋友”的那一个hard sell访问。

周二,小漳子心血来潮,约我去Cineleisure看电影。结果我们选了一出“我必须5时准准下班;他必须‘骗’得提早下班”的530场《Mukhsin》来看。很kekampungan的初恋故事,却蕴藏着澎湃的情意,尤其看过《Sepet》+《Gubra》,总有一种静静的、轻轻的~~莫名悸动。

周三,早上出席了Canon新产品发布会,认识了一名混血新朋友,说了一堆“拉拉卡卡”的破英语,然后和他一起在冗长的PC上呆滞的脑睡着……。放工后则as usual进入 “SUPER WEDNESDAY”的“廉价”电影世界里咯!结果上半场与小漳子看了《Meet the Robinsons》,有好笑有感动,但却是过目即忘的二流动画作品;下半场则与室友看了《Perfume : The Story of a Murderer》,在院内却一直被怨“骗人”,因为我跟那患“看电影嗜睡症”的室友说,那是一出恐怖片。结果是,除了开场恶心十足的巴刹分娩戏,其他时候都让比男主角更变态的他觉得“不到喉”,所以纵使我以为影片极花心思的艺术呈现会让他勉开眼界,到头来却仅落得他连眼都懒得睁开的局面。无论如何,原以为充斥裸露场面的此片难登大马影院,却万万没想到还有机会在大银幕看到那一名“Plum Girl ”的两点,以及剪几刀反倒更引人遐思的group sex场面。
(P/S:我用了好一阵子的profile照,正是此电影的海报之一~~~~~“无味”的男主角,在他黑色的小小天地里,是如此“单纯”得让人窒息。曾几何时,我们都已不在单纯,却在杂质的世俗里苟延残息着~~~~~)

周四,继续忙碌。晚上约了诺诺(此诺非彼诺哦~~)去“莲花嬷嬷档”喝茶,结果放纵的把一大碗的Mee Bandung和一大片的Roti Naan丢进肚,也同时把一杯说好kurang manis却还是很manis的拉茶灌进肚。谈得好不愉快,也吃得好不满足,但还是很后悔……有种“千年‘戒’行一朝丧”的感觉。(But hor,“破戒”对我而言也是家常便饭咯~~~~~哇哈哈哈哈哈)

周五,忙到6时许,按原定计划去Mid Valley载靓嫂,拟与她一起出席金河的一场服装秀,哪知道当天有3项大型公开活动的MV,平时那已不好惹的外圈实在是塞到不行,结果我在车龙里从天亮“爬”到天黑,她则晾在路边当花瓶,到最后还真的是“白摆”。塞到8时05分时,在金河现场的朋友传来一则SMS:开始了!然后我继续塞到8时30分,他又传来一则SMS:完了!我的天啊~~~~我这可是白塞咯!无言~~~~~~~~~~~~
(之后去了Chubby Zone唱K,可是重点不是唱……而是“碰”,是在某人的暗中相助下,去硬碰“反骨吉米”,想看他无地自容的衰款!哪知道已经“犯众憎”的他却临门落跑,依然“鸡毛鸭血”中的室友则呼了大大一口气说:“至少我赢得了很多人的信任,他却连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。”)

周六,公司人浩浩荡荡的拉队撑A友吃肉骨茶去,我则继续留守岗位忙~~忙~~忙。忙到逾3时,脑死了一半,只好放下to be continue的工作会室友吃沙爹去,然后返家昏睡到近9时,再弹起身与室友去Leisure Mall看920场的《The Reaping》去。我一向觉得女生直长发配搭紧身背心加蕾丝边长裙,很有飘逸个性美,所以觉得Hilary Swank在戏里的白色睡衣装扮很迷人,但她那张粗线条的脸,还是让我觉得很不入流(好莱坞A-List女星的流)。所以有影评狂弹影片之余,还丢出了这么一句“Hilary Swank, what the, er, heck are you doing here ?”大概意指她已贵为影后,干嘛还挑烂片来演,我则认为她其实连“挑片”的能耐也属B-List,所以对于她影file素质的参差不齐一点也不感惊讶。她那“二发二中”的奥斯卡提名纪录,说穿了还是有“幸运”的成分(在奥斯卡的自我世界里,要获奖的元素又何止“演得好”?)

这5天半里,我的工作基本上没有多大变化,除了靓嫂“童言无忌”的“副主编论”,以及老板娘as usual“明天有事跟你说,但可能一辈子也忘了跟你说”的“飞机话”(不过hor,由于90%可能是no money talk的所谓“荀野”,所以还是扮无事无事为上策!),其他时候我都是忙得很usual。相较于安哥的“五六日‘蹦跳中’摆档去”,我算是“逃过一劫”了!(当然,我是苦在后头呗~~~~~~与你共“五”时,我还不有排死吓死吓?)

每一个day after today都是新的开始,所以明天……思绪回轨~~~~~~继续冲刺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