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March 9, 2007

突然想听~~Penny《小小》


这就是我公司今天“启用”的打卡机,据说是用来“制”一些没有时间观念的马骝精。它长得十分简巧,可是却十分无情,没有半秒的通融,也意味着未来的日子,只有早到为上策,准时到都有可能在一个慌神间“见红”。

就当我玩针对好了!我总觉得“小”的人·事·物都似乎“无好带契”。小人、小鬼、小辣椒、小女人、小男人、小气鬼、小心眼、小咕咕……,这个小小的打卡机,我怎看它都觉得讨厌,它在“够钟”后响起的音乐也比任何闹钟都碍耳,看到马骝精们第一天就“见红”(其实也只是迟了两分钟左右)的惊愕脸色,就很想笑,笑一些“拿事来做又置身事外”的高层。说“影响军心”也许太严重,但我只求以后少让我听到“家的感觉”这番越见不符实的“自由论”。

公司员工本来就少,全天候驻守公司的大概一个手指够数(本来不够,但有一人像Voldemort般we can’t say ),其他人要不打了卡出去就是一整天,要不就一早出去直到午餐后才回来打卡,然后又再出去而没有回来打卡的必要……,说来太复杂也多余,反正在一个主编兼差司机、编辑也需要出外采访、美术员也需要当摄影,然后其他都是Sales及高级Office Boy的“小”公司而言,买这一台打卡机就只是在“浪费钱”(把它还原Cash来当奖励更实际呗~~)!

不过后来想想,当某些人已经没有了“自律”的能力,一些死物的催使还是有其帮助。只是啊,这些被勒令“准时到”的马骝精们,都总是超级无敌的“迟退”啊!横算直算都好像“庶民”亏本嘞。


P/S:我的自律能力尚算合格,也对打卡制度没抗意,呻酱多也纯为beh syiok,beh syiok一些爱耍小动作、然后适时“消影”而没大将之风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