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March 22, 2007

Goodbye~~~WILD FLOWER

我一直都觉得,我活得不够“牺牲”。我戒不掉世俗的华丽,总是随着喜新厌旧的自己,挥霍着~~堕落着~~遗憾着~~

把自己的私藏,转让成他人的私藏。在利字当头跟前,我对着装载无限回忆的音符,竟没有太多的不舍,因为对我而言,它们已经是“忘了滋味·弃之可惜”的死物,“尘”列在柜里等待知音。

感谢E.P、D.D、Z.Z、T.S很有taste的“收养”了它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