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March 12, 2007

这公司~~还真有“制度”呢!

我身边有一个习惯性“先上车后补票”(心理如是,生理亦是)的CEO,我认作是“有其母必有其子”的因素。他总爱说“得啦得啦”,可是到头来却总是“唔系好得”,然后间歇性失忆,再继续tak habis habis的失魂回魂,说了不见得有做,但还是会不以为然的继续说,然后再间接性撩起谁谁谁把火。

他人是没怎样啦!既年轻有为,又有型有款,也没啥机心,反正就好人一个。他的妈也没怎样啊!既有财有势,又虔诚至极,也常常煞有介事的振奋军心一番,说些可能转头就忘的豪言。

Anyway,他们都是好人。歌颂完毕。

昨天因为买不到《300》的戏票,所以转头走去Borders书局看西洋八卦杂志,竟让我碰到了某“回锅”名DJ,也在和他哈拉间得知,在即将来临由他主持的“绿色派对”,我原来是“工作人员”来的!?说“原来”,是因为从没人告诉过我,那活动是由我们承办的,只是有人曾经说过是“一起去玩”的,害我还自以为是的费神“备战”,想说看看能否继“星洲红男绿女”的“绿冒风光”后再下一城呀!现在啥mood都没啦,搞不好只能玩玩“制服诱惑”罢了!只求不是那件每个拜六曝光一次“Simple but not nice”的T-恤就好咯~~~~

当然,在“Blur制度”下工作,anything can be possible,可能一切只是口误嘞~~~我心里明知impossible,却还是这样妄想着……

说“impossible”嘛,是因为这公司还有一个“Last Minute制度”,往往都会早早就认作你“得架啦”,然后杀到埋嚟,就只expect你说“得啦”,最后纵然一起出力,但言犹在耳的“有钱齐齐揾”甜头嘛,大概就如放进嘴里未含已吞的糖果般,没有哽死就算系咁咯!

最可怜的还是那一位名DJ,竟也在CEO的“得啦制度”下,无辜被贬身价呢!他无奈的对我说:“佢地成日都系咁架啦!”唉~~~~~~~~~~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