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February 18, 2007

回忆翻在哪一页?

过去6年的年初一,我要不就正收拾心情离乡等开工;要不就留守他乡等开工,反正年初二的“开工红包”我是袋袋平安的。

今年,我终于与众“正常”同乐了!年年与我“同甘共苦”的小芬子竟也意外的首次挣脱“初二必开工”的宿命,我们总算“自愿牺牲”而“守得云开”咯!虽然少挣了些小钱,但却能与家人应节团聚,可谓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呢!

当然,年年因工如愿“避年”的我,今年看似又得重新面对“左避亲戚造访,右闪同学聚会”的困扰了!说“看似”仿佛有些犹豫,因为到底还有几位亲友记得我的存在都似乎成了一大问题,所以我又反而显得有点己人忧天咯!

江沙——是我成长的家乡。今天以前,我几乎忘了它的模样,也几乎把校园甚至儿时的记忆都抛诸脑后。每一趟的返乡,我就只是窝在家“吃饱睡、睡饱吃”,几乎足不出户;而我绝无仅有的一次“同学聚会”,也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!

今天,我约了老友出街,除了“避人”,也想“撞人”。结果,彼此都“算准时辰”如愿避过姑字辈亲戚,可惜我却低估了“皇城”的小,完全撞不着熟悉的身影,从唯一快餐店“转战”到唯一Café,也都徒劳无功,就只是和老友“填肚斋讲”。

不过也还好,至少冲破了“窝在家”的束缚,用自己的小灰驶在故乡的小道上,也算是小小的收获,说“重新认识它”也并没为时已晚咯!老友说,想重新联络旧友并非难事,这我承认,毕竟我在狂仍校园“遗物”(哈哈,我有“厌学症”,一毕业就迫不急待毁灭“证据”)的当儿,“意外”的留着他(她)们写下联络地址和电话的毕业照,而江沙终究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小地方,落地了就生根了,那里仿佛就是我们的“永久地址”,所以要联络上这些老同学也实在不是太难,重点还是心态上的想或不想而已。

此刻问我,我也只能不够豁达的以“有点想却又没很想”作罢。

前晚看凤凰卫视的《奥运中国1984—2004金色回忆》,有一种莫名的感触,眼眶竟滚动着感动的泪水。那一幕幕的辉煌画面,恍如昨天的回忆,虽则不是我能共享的,但回忆的大气层外却同时烙印着我们各自的回忆。

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,健儿镀金的刹那,我的回忆又翻在哪一页?很模糊……,大概是我没用心生活过吧?

明早决定载老爸老妈去和丰吃点心,看似小事一桩,但在我心里却足以翻起涟漪。只怪我的孝心太迟熟,想带他们去旅行的梦想又何时能实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