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February 9, 2007

通天塔不见了

昨午去Avenue K出席了CANON新产品发布会后,就赶回来Mid Valley上Galaxie Office拿图片,结果戏瘾又“定时”发作,决定看《Babel》去。也因为想一个人专著的观赏,所以选了人群全在后的前座,可是还是不小心酱被闷坏了的后座踢了几下。

每看完一出“需要思考”的电影,我几乎都会上网去翻看影评,因为深怕自己不够敏锐的观影力,会偏离甚至忽略了影片的核心讯息。

以下为新浪网的《Babel》简评:
十二个人、三个国家、四种不同的命运、一次偶然的事件,皆源于那一声无意的枪响……。命运交织的罗网将不同种族、地域、文化背景下的灵魂纳入其中。世界上的每个人之间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上世纪60年代,美国社会心理学家米尔格伦提出了“六度分割”的理论。他认为,只要通过六个人,你就能够与任何一个陌生个体建立联系。可是这种关联的丝线是多么的微弱,即使我们意识到对方的存在,但我们还是听不见对方的挣扎呼喊,就算听到依然无法理解无法进行有意义的沟通。在电影结束后显现出了一段字幕:“献给我的孩子。最暗的夜,最亮的光。”显然,这绝非一部绝望的电影,而是一部在绝望世界里挣扎的故事,并将孩子视为未来的希望,光明世界必将由他们建成,通天之塔亦必将由他们建成,愿未来的世界不再有误解、隔阂和悲伤。

哇,多深入的探讨,多人文的关切啊!我看完电影后,就只觉得:
1.)从高级公寓的玻璃窗投影,我看到全裸菊地凛子的两点嘞!
2.)东方演员“卖身”闯好莱坞又一例。菊地凛子露毛又露点。
3.)又是肤色抗争的电影。
4.)Brad Pit是影片的亮点,但以片论片的演技是倒数第一。
5.)导演在处理菊地凛子“与世隔绝”的放纵与悲凉堪称一绝。
哈哈,好像都在说“菊地凛子”,可不是“东方情切”哦,她确实是全片最Memorable的演出,另一是狼狈又无助得教人同情的Adriana Barraza。

近年来发人深思的电影,多源于宗教的记载,《Babel》亦不例外。
网页译述:据《圣经·创世纪》第11章记载,创世之初,普天之下的人类同操一种语言,出于骄傲,人们想建一座通天之塔,以证明自身的无所不能。上天知道后,对于人类的骄傲感到非常恼怒,便将人类拆散到世界各地, 分化了他们的语言,于是人们无法交流,最后筑塔的梦想成为泡影,而人们也从此不再沟通、交谈与倾听……。
以上正是《Babel》的隐喻。


活在沟通衰弱的年代,我常常迷失在自我里,忘了奉献真心。
昨晚近9时回到家,我连袜子也懒得脱,直倒沙发昏睡到凌晨2时,忽然惊醒,赶紧喂狗去……,看到那平日自闭得可以的Piggie,竭力的吠出一声,我是难得心疼的察觉,曾几何时开始,我真的漠视牠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