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February 6, 2007

爽过就好

那一天,老板娘言之凿凿的当面对我说:“宣布一下,今年花红有一个月,希望明年有两个月。”

可惜,我的开心只维持了不到48小时……。

她后来又说:“你做了半年,我照出半个月花红给你,你说,你说,阿姐有没有亏待你?”我愣着笑答:“没有没有,当然没有。”然后补上煞着煞着的冷笑。

想想,她也的确没有亏待我,只怪我一时乐昏了头,忘了她说话的弹术,火力十足却多为空弹,甚至常常忘了装弹药。

就像她之后煞有其事的关切我说:“下次椅子坏了要记得跟阿姐说,不然我不会知道。”然后她马上拿“凉茶”的椅子跟我交换,而我,则又是一阵煞着煞着的冷笑……。因为,那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天,主编明明在我面前跟她报备了这事,她当时也说:“椅子坏了就一定要买过新的。”然后我明明深切的感受到好像应该有“去定购了”的动作,结果……。

疑惑归疑惑,我其实也没什么好介怀的,毕竟我现在的椅子坐得够稳,饭碗也力保不失。相较于垄断定局里的牺牲者,我确实有严须知足的必要。


P/S:凉茶,是我为Ex-GM取的新花名。因为狼狈出局的她,真的是“人一走茶就凉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