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anuary 6, 2007

FINE Day BAD Dream

昨早出门上班前……

蕊:今天工作忙吗?
我:会啊,因为最近赶截稿嘛!
蕊:你公司附近有什么商场可以逛吗?
我:你是要跟我车出去吧?
蕊:嗯,方便吗?
我:可以啊!但是这么早,购物广场都还没开呢!
蕊:我和我朋友(好表哥)发生了些问题,想出去散散心,你就放我一个人在外走走逛逛,我也可以在咖啡厅坐下等你放工啊!
我:O,酱好吧!我先把你放在我公司附近,然后午餐时间再把你给载去附近的购物商场吧!

以上对话当然是经过严重的修饰,毕竟在那样唐突的情况下,我除了额现三条线、强颜欢笑、三魂不见六魄,就是说话咿咿哦哦了。结果我还是懒亲切懒好心的把她载去Taman Megah,想说那里有“菊友”热爱的宠物店,对面又是一整排的食店,应该足够她熬过3小时。

3小时中……

我们互传简讯,她的简讯大多在说抱歉,因为麻烦到我,我当然很有家教的回说“别客气,举手之劳”咯!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塞车途中瞬间滋生的友谊养分,我对她确实有了180%的改观,但却可怜于她的“蒙在鼓里”。我游走在事不关己的谎言中,只能恰如其分的给予非专业意见,而原本只要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衰款,就可以继续隔岸观火的姿态,却衰在S来S去中,无形成了她的爱情顾问。她越说越细,表哥的谎言就越无所遁形,但我都眼不眨的混了过去,毕竟在她甚至表哥的认知里,我是一无所知的局外人。

3小时后的午餐时间……

我没耽误太多时间的把她载去够够逛的1 U,建议她可以看场电影。耗仅半小时后回到公司与同事午餐前,“好表弟”叩来说要我每小时叩蕊一次,确保她没自杀。哈哈,衰好心的结果……
伊面吃到一半,收到蕊“报平安”的简讯了!她说:“我找到节目了,看1点25分场的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。”然后也因她不会进哪间戏院坐哪排哪个位,和她通了一个再度证实她还“活着”的电话。

埋头苦干ing ……

逾两小时后收到她的一个简讯:“电影看完了,只有一个‘冷’字!”继续跟她S来S去,才知道原来表哥一整天都在叩她,只是被她以“不懂要跟他说什么”为由,硬生生挂断了!我头上浮现了十万个为什么(哈哈,抄阿菲),想说他们大概是耍花枪吧?

515放工后……

我直奔1 U,却在半途中我们又S起来了……
蕊:他推掉今晚的约会了,说现在要见我,我该怎么办?”
我:我看你还是见见他说清楚吧!免得他误会我从中作梗。或者你要我直接载你回去?
蕊:没关系的,你过来我请你吃饭再说吧!

结果我们只点了两杯白咖啡,边喝边聊。原来,她说的并非戏冷,而是戏院冷、人情冷(中国女子在马总容易招惹异样眼光);原来,他们在我急急从家乡回上来那天急急的上马六甲去玩了,结果表哥因为算命师批他:如果有逢场作戏的婚外恋将影响事业,而“知衰”的郁郁寡欢(蕊因为不解而心生疙瘩,毕竟她不懂自己是黑市的,更不懂自己是被逢场作戏的。);原来,大马的烂治安是家丑外扬的哩!蕊因惶恐而在5小时内兜同一小排商店,深怕一个不小心成为社会新闻人物似的。

聊了就那么一阵子,表哥杀到了!虽说他强调是“刚好”在1 U的New Wing那里办事,但我还是执意的认作他是害怕泄底(又或者害怕我的魅力迷倒蕊妹?哇哈哈哈哈哈),而“防患于未然”的把娇藏好。无论如何,我还是“好人做到底”的把蕊送到停在大路旁(奇怪哟,既然都同在一座广场里了,干嘛不直接里头见哩?),车牌“300”(与某预告片看到呕的超科技电影同名,哇哈哈哈!)的黑色宾士那里去,然后笑个灿烂的对表哥说:“Bye Bye,玩得开心点哦!”那一刻,我是真心100分的自然笑嘞,毕竟有惊无险的(玩)物归原主哩!

人家说要请我吃,我却懒客气的说不饿,结果送走人后独个儿去Jusco买了一“堆”吃的。

我与“好表弟”晚餐时……

蕊与我继续SMSing,她就像向我报告行踪般的分享苦闷,让我后来发现,原来她也有点厌倦了。她与他的生活没有我以为的相融;他们的交谈原来很公式化;他都爱用花言巧语回避现实的问题,让她一直在雾里探花……

她说在这里,出门没安全兼充满压迫感;不出门又闷到发慌,所以考虑提早回去。换着初期的我,一听到“提早走”suppose就是开心到弹起咯,但现在培养出一丁点感情来了,又想到可以一圆“国外有朋友”的落后梦,就怎样都要表现出起码的不舍咯!

睡觉前Rewind一下……

她说他们总会在他从中国返马的时候,循环式的分手一次;然后在他又去中国公干之时,春风吹式的复合一次。

所以说啊,这一次我酱认真的帮她分析为她解忧,到头来会不会是攞嚟搞兼嘥鬼气?搞不好哩!但无所谓啦,助人为快乐之本嘛!

传了一个Sweet Dream的简讯给老友,倒头就睡……结果我发了一个Bad Dream(我的梦总是一醒即逝,回荡的只有片面的迷糊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