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anuary 27, 2007

爱转角~~丢失了温暖

蕊妹昨天来邮向我诉苦,然后写了这么一句:我是一个伤心的人,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,不过,请你,我的朋友,就让你成为我心灵一个最安详的港湾吧!温柔的,轻轻的听我倾诉!

她的部落格,总是满溢着愁不尽的思绪,载满对表哥的思念。她就像一般放手了、狠下心了,却不甘心的痴情人,不明所以的继续与回忆搏斗,缱绻在爱恨难解的思潮里。她把电话号码换了,却无法阻止表哥联络上她的亲朋好友,毕竟他们曾经爱得如此肆无忌惮,女方的身边人也都已全然认可他们的关系。蕊妹拒绝再延续“等待名分”的折腾,所以选择一个人承受两个人的痛~~先放手,就像表哥自私的说:“如果你爱我,你就先放手吧!放过我!我是没有办法离开你的!”她,只能无助的委曲求全。

表哥找上蕊妹的好朋友,托言“对不起,我爱你!”
他无法放弃这里的她,却依然牵挂着那里的她。风流是良心罪,伤害了一颗痴心,为何就不能大发慈悲的放人一条生路?蕊妹非情愿的放生了自己,还给了他自由,却还要承受挥不去的拉扯,表哥,你是情何以堪啊?

在蕊妹的“打听幸福”部落里,我看到了一则“有相伴一生的婚外情吗?”里头短短几行字:播下一种思想,收获一种行为。播下一种行为,收获一种习惯。播下一种习惯,收获一种性格。播下一种性格,收获一种命运。

我想,她是知道表哥有家室的。就如当初我所谓的“谁骗谁还真是未知数”,我们都把敏感点埋在心里,在修饰过的问题中闲聊,如同初相识的朋友,筑起自然的保护墙。

无论如何,我现在只需清楚了解,她是寻求安慰的伤心人,而我也仅需给她一个毫无防备的抒发空间,让她感受一种丢失了的温暖。虽然我能给的不多,但在字里行间的抚慰还是可以很实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