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anuary 16, 2007

她在打听幸福的下落

收到蕊妹报平安的简讯后,也同时收到她以新朋友姿态传来的第一封电邮。知道她在“打听幸福的下落”,我原想不再掩饰的还她一个晴天,但却被老友一言惊醒,忘了我也应该顾及“他”的感受。

被窝内的身体总是赤裸裸的,心却是裸剩保护层,害怕被讨厌,所以常常在自圆其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