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anuary 13, 2007

《聊斋人间篇之狐狸变蛤乸》“上半场”大结局

就像一出连续剧,总有结局时。我家的《聊斋人间篇之狐狸变蛤乸》今日宣告“破局”结束。

说“破局”因为蕊妹与表哥“又”分手了!他们自那一天的算命余波荡漾后,关系就一直僵着,前两天表哥还哭着喊痛……,对,是哭,从客厅哭到被大喇喇的蕊妹赶进房间,因为不想“丢死人”,对,那个可能取笑他的人就是我。

昨夜与蕊妹来一趟告别前的“午夜怪谈”,才发现表哥原来是“爱哭鬼”,他们这两年多来的老少恋(相差11岁)实在有太多的不可思议。他们曾在香港的Gucci店上演“拒买名包;夺门而出”的戏码,因为蕊妹不愿像一般大陆妹势利的接受恩惠,她只要真心的包包;看似木头的表哥原来是情圣,他大概知道用钱绑不住这一位纯朴的成都姑娘,所以以全包围似的体贴让蕊妹的每一趟行程都无后顾之忧,可惜蕊妹后来觉得体贴已变质为操控,更瞎的是,她这才惊觉到头来并不了解这个男人。

原来,她是知道表哥有另一头家的。但表哥都以“情变中的女朋友”相称,所以她也一直以为自己“不是有心,只是情难自控”的横刀迟早夺到爱的。结果,她还是得不到名分,表哥也就像戏里的风流男子般,只会猛说:“不要逼我!”

情圣表哥大概也知道“又到了另一次分手时”,所以昨天很有mood酱舍Benz取Motor上演了一场《天若有情》。他载着她到处走,试图好聚好散。最后她给了他最后一次“留人的机会”(她suppose 21日才走,结果因为闹不欢而换票抗议),但他却作“很为难”状,所以她丢下了最后一句:“你不要后悔哦!”

当感情幻灭时,女人是绝对的狠角色。她默许表哥今早10时来接她去机场,转头却恳求我出门上班前把她载去KL Sentral,然后她自己搭Air Asia的专线巴士去LCC-T,把手机SIM CARD“永久性”取出的她,决定只留下一封信给“扑空”的表哥,然后来个“消影”的一刀两断。

我已经开始在幻想,表哥在我家门口流着泪看分手信的样子了……。当然,如果他只是风流一场,门外又是另一幕风景咯!就像火红的连续剧嘛,也有搞噱头的“两个结局”。

我是好人做到底啦,昨晚脱了隐形眼镜上床前,被蕊妹的一通“睡了吗?可以出来谈谈吗?”简讯给勾了出去,结果听她一直讲一直讲,明明眼前一片模糊,还要装到很有神酱。对那些曾被我“午夜话缠”的友人而言,我是“都有今日”咯!

今早继续做好人。七早八早弹起,冒着二度为她迟上班的危机,再做“多事司机”。结果她因为想太多兼收不完(收拾自己行李之余,还要帮表哥执包袱)而不够睡,搞到我要边写blog边等她。后来也因为不放心她,而泊好车去帮她兑换掉所有马币+港币兼买巴士票,看着她上了比Skybus paria但便宜2令吉的Aerobus,才安心上班去,但飞车(也没敢飞太够力啦,怕小灰四轮朝天抗议)到达公司还是迟了超过半小时。

蕊妹说,她到了中国会来讯报平安,也承诺与我通邮keep in touch,所以咯,好戏在后头,我搞不好是“续集”的主角呢!把表哥振出局,哇哈哈哈哈哈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