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anuary 12, 2007

少少~~就少少感触的早晨

“广播迷”今早传了一封简讯给我:
卒子:乐怡今早最后一次主持公鸡饭碗,从此离开广播生涯。离开,无声,依恋,不舍。你呢?

我原想衰衰酱的回他:
漳子:我对广播人没啥兴趣,你的简讯让我差点撞车。geli,噁心,难顶,做作。呕死!

当然,这是我们的沟通方式,小卒子和小漳子“废斗废,呕斗呕”的相处乐趣。不然他天天听我骂他,我天天忍他的慢半拍也不是办法,这也是一种反向的迎合口味法咯!反正我乐得装癫演废(也不是演啦,有时又几废的)。

其实呢,我今早收到讯时有在听节目啦,还有少少的感触呢!我知道很多媒体朋友都不喜欢“山东婆”,主要因为那“勾民事件”,而我也一度很beh tahan她的粗枝大叶和卖弄Speaking,但却认同其中一则SMS的“很喜欢你和大宝的配搭”说法。说不上为何喜欢,只知道听起来不会转台就是了!再加上她是露脸后,绝对少数不会让人梦想破灭的“声音情人”,而且也一直觉得她是“有料到”的非池中物,当然要puji一下咯!

近年来,电子媒体的冲击让平面媒体备感威胁,像那些自设沟通平台自己爽的媒体,就会自以为很有power酱封这杀那来抗衡,就是摆不出互惠互存的大方姿态。DJ明星化的现象也不是这一两年的事,他们每一次的流动都赚到万千(可能没酱多啦)听众的不舍与祝福,哪像我们这些躲在文字背后的文人(自封自爽),换工没人知,就算知了,也还要用狗眼测量你目前的利用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