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anuary 3, 2007

精~痛

2007年过了2天,我做了什么?

1月1日下午近3时从KK on the way回KL,回到KL已近6时。原定的temporary约会确定取消,改约事业面临低潮(虽然也从未高潮过)的小漳子。我们去了“第一站”晚膳,然后我分别找了3家银行处理机器式进出账事宜(太会转工,搞到最后拥有3个零位数的银行户头),继而等候下一站K场的落实,结果在小漳子上我家借凉一冲后,决定以“驾了一整天车很累想早睡”为由提早散场。他走后,我无无聊聊的看了一些过期杂志,然后传了几个没有结果的突想简讯,再于一轮左思右想后就入眠了。

1月2日睡到近10时起身,收到temporary约会女主角“经痛取消约会”的简讯,本打算在家完成一些整理工作,却不甘于浪费休假时间,而约了“流浪中”的室友去看预映的《日本沉没》。结果排了近小时的队只剩第一排最边位,坚持middle seat如我当然不会“死要看”咯,所以决定选看别套戏,由于室友没有回我的“泰国还是大马”简讯,最后我自行挑了大马的《精灵》,室友现身后的晴天霹雳虽在预料中,但还是迫得我以“请你看啦”急安抚。

买了票后,去Tower Records逛了一阵,觉得闷闷的,就叩室友说:“我回家等你载啦!”就酱子结束了“去Mid Valley找parking找到半死然后只为了买两张戏票”的行程。所幸回到家,扭开电视看到了Top 4的American Next Top Model(Danielle夺冠那一届),更重要的是看到了“American Idol 2007 COMING SOON”的广告,AI Fever又要出动咯!

花了11令吉(实则22,伤!)看《精灵》,一开始就没奢求它能给我“物有所值”的感觉,结果它仅给了我未达5.5令吉的“勉勉强强”。虽然阿生从痴恋死尸到最后冲出马路被撞死的桥段很Leon《三更之回家》;阿颜借“精”而生的女儿是“灵”的恍然大悟很大S《疑神疑鬼》(其实《疑》也很copycat,反正“人原来是鬼”的Idea已没新意),但以上两点已是全片的“勉勉强强”了,前者因为有全片唯一合格的演技;后者则是导演勉强不沉闷的爆点。我觉得Amber Chia应该演那女尸,一来那演偷汉女的实在没有美到让人发狂的姿色,二来滥市的名模一开口果然欠揍。然后就是那重点小女孩了,不美不吓人不惹人怜也没演技可言,让整套戏的主轴无力的走偏了!
我看740那一场,人数寥寥可数,未到中场已有5人难忍很拖的情节选择离场。剩下的人有的睡(熟睡那种,像我室友);有的不停伸懒腰叹大气(像我隔两座那目光不集中的chubby guy);也有的早已焚烧在自己的幽暗情欲世界里(像我斜眼窥到的side seat马来男女)。

回到家后,熨了一堆衣,然后开始写blog;看完深夜重播的《我的野蛮奶奶》大结局后,再继续写blog。入寝时已是3.02AM。再过4小时,要起身冲刺啦!我的2007,这才要开始哦,哈哈哈,恐怕到了今年的12月31日,还在说同样的话呢!唉,伤脑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