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anuary 1, 2007

看Astro倒数07

倒数2007,在家乡观看TVBS ASIA台北最High新年城 + 华丽台新城劲爆颁奖礼 + AEC黄一飞星语触动(也在转台间不小心瞄到TVB8光良的紫色激情)。

看到101燃放的烟火,让我想起了倒数06的那一程台湾行。那一年(也就去年而已啦)有阿妹惹公愤的乘救伤车赶场风波,而我正是人海中的近距离“人证”之一呢!觉得很棒的是,可以“免费的”一次过听酱多星星串烧式接力唱,然后可以近距离看到隔天登上各报头版主图的璀璨高楼。让我怀念的是,走在喧闹冷街上的自在,及路边摊的热食暖和。有点遗憾的是,我和他两名商业份子,选择了大堆头的流行演出,而舍弃了另一头有陈珊妮领军的广场外小型演出。遗憾不深,只是最近在车反复重听《后来 我们都哭了》,才极度慢热的有此little bit的感触,毕竟我还是极端的商业拥趸。
倒数07的整场演出我只看了10%不到,却让我看到了飞轮海木着跳、抖着唱、走80%调的绝对偶像烂演出;还要死忍蓝心湄拼老命的娃娃音 + 徐乃麟喊了两年的沙喉。不过哦,安哥(非encore哩,是主编懂我懂的小男人俗称)的Jolin公主这回可是争气呢!虽然只是3首歌的放个屁演出,却让我赞赏不已,尤其没了韵律操牵绊的《舞娘》,纯热舞的拉阔演出,总算一洗我认作的“逢《舞娘》必对嘴”偏见。

虽然号称“香港第一张猪肉单”,但看劲爆还是可以很爽的。除了可以一次过听完一整年让人轻易miss掉或过耳就忘的一时靓歌,也可以看到很多设计师靠害的奇装异服,更可以看到很多获分到礼物的懒感人面孔。因为它的奖非一般的多,所以我虽然看了不少却也应该看不到20%,竟很时运低的让我看到华仔连扫3大奖被歌功颂德的最后一part。看到陈奕迅的屎脸,就觉得他宣布不争奖的某天一定会很鬼死兴奋;欣赏杨千嬅为半个奖盛装列席的姿态,有幸的是,她只现身九十多分之一,我还是没有miss掉她。

我曾在Follow Me当过一年的唱片宣传,黄一飞与喵喵组合正是我带过的歌手之一。很多人听到Follow Me都会笑(多得金嗓子李大姐不少),听到黄一飞与喵喵组合也会笑,笑他们俗的当儿也会被他们俗俗的喜感逗笑。谦虚有礼的他们是属于舞台的,媚外如我也总半因公半因私对他们刮目相看,欣赏他们方向清晰的专业表现。虽然对他扯出伍佰相提并论的说法不敢恭维,但还是欣赏他的一句“我觉得唱福建歌很骄傲”。相较于一拖拉库没有自知之明的自爽歌手,他的一百万也许早就袋袋平安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