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December 28, 2006

蛤乸跳进我家

原来被我很tak sopan称作狐狸精的她,姓陈名蕊

陈蕊请我吃地道四川好料,卖了一大堆糧食摆家任我吃,帮我喂狗喂鱼顾家,前晚到今早都在问我有没衣物要洗。她说,反正在家也没事做,有什么要她帮忙的尽管说。

哇,狐狸原来是蛤乸。

只是,她越殷勤我越内疚,好啦好啦,不要在背后说她不是了,人家搞不好真的是良家淑女一个哩!我也不是乱挺第三者啦,但她一跟我说起好表哥,都是我先生我先生后,无论是说的做的都似是好样的娇妻,更何况我室友说,他表嫂是女强人,入唔得厨房的女强人。

出轨就是不对,但意图却偶尔单纯。

今早出门前as usual在厨房自灌一大杯水,横眼扫到饭桌上丰富的爱心早餐,再回想昨晚一桌的重庆四川佳肴,就显见这温柔乡有多勾魂了。老友的一番正义论固然有道理,偏偏感情的事却没什么道理,单单~相~见~恨~晚~就足以乱了方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