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December 26, 2006

遗失的迷失

中国美眉和我同一屋檐下两晚,一切如常。她人还不错,貌美有礼,我跟芹说她有“狐狸样”,后来想想应该只是先入为主的观念;我跟芹说家里忽然有了一阵“迷魂香”,才发现原来是室友在被“逼迁”前刚换了新的室内清香剂。

有时侯啊,主观的判断还真是累己又祸人嘞。

好表哥连续两晚都窝在温柔乡里,我隔着两道门,幻想着里面的风景,嘻嘻。回过神,在想,独守空闺的正室是否白费思念?等不着爸爸的孩子们是否入睡不宁?又或者,早已同床异梦,只待心蚀极限?

我是绝对的局外人,想的都是有的没的空想,更何况恼人的感情事,始终没有绝对的是与非。我每天就酱38一轮入睡,然后自然度日。

她今一大早就起身,在我赖床间熬了降火(欲火?哇哈哈哈哈)凉水。我出门前,她温柔一句:“要喝点凉茶吗?”嗲力如料非凡,难得的是,她为那平日早晨冷寂的厨房烧出了阵阵的暖味。再看看冰箱里待煮的菜肴,就知道她可是入得厨房的知识份子(人家大学生来的)咯!

难不成好表哥是在寻找~~遗失的饭菜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