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December 23, 2006

午夜博物馆~~恐龙变狗

昨午去访Mid Valley某发型屋老板,原安排的“即场做发型”企划,在他一句“没有模特儿”下顿时泡汤,虽说他善意的表示会在稍后完成并连带照片一起提供,但是我在想,他若早说啊(就算在我出门前知会也甘愿),我就不必那么奔波连踩两场(另一是S.H.E的绿盒PC),还要在中间空出一不上不下的时段,若留在公司,可以做很多琐事哩!想说去看一场《Love Conquers All》咯,又迟了一大步,结果无端端很急酱买了半夜场的《Night at the Museum》。AiFM的“名DJ”老友为了侧田的票来会我,让我的午餐有着落咯,结果吃了一碟炒板面后,时间刚刚好,启程赴Prince Hotel会3吱喳女去!

身上挂很多ling ling long long的S.H.E,没有坐近媒体席,迫得我们拿Mic对话,感觉拘谨多了。当然这也非啥新鲜事,有些自以为巨星或被身边人伪装巨星的也会摆此阵。让我感觉新鲜又爽的反而是,这还是我问了问题后不用记录,然后又可能不用写的第一次哩!因为杂志属月刊,过期新闻当然会适当过滤,就算要写,也可以简短的转载重点,极不费神呢!哇哈哈哈哈~~(笑给被我诱去金河出血后还要死死下回去死两条稿的奥莉维亚听)不过啊,我比较衰款的是,竟然连“假装记录”也省回,十足一个抢跟偶像说话的歌迷(当然我唔系~~)。

回家洗了一大堆衣后,室友带了“Aunty汤圆”奇迹式的早归,结果我们去到Mid Valley后还有时间去Coffee Bean奢侈一下。近2.00AM,总算看完喜感渐贫乏的Ben Stiller,室友很多时候as usual的睡去,我则很多时候劈着口时而呆笑(没有声又很假那种)时而哈欠,看到最后是有爽啦,毕竟Happy Ending嘛,不过更重要的是,它终于End了,幼稚的折磨总算Over。
它应该是要传达珍视文物的讯息咯,但对我这历史(包括本土历史)白痴而言哦,只得个一头雾水;父子情嘛,只是缓和作用,更何况那小孩好像没啥看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