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December 12, 2006

蒸发

在线上消影近10天,倾力的埋首当前作业,瞬闪而过一个曾经单纯逐梦的快乐工作人影。曾经很努力的整理自己,却走不出自己;最近心情豁然开朗,心态瞬间乔正,我只想感谢主。

也许吧,看到本地杂志界的接力翻船,再看看自己这12年来的“走一步是一步”,就知道装载自己是多么的当务之急了!心态若自囚,凡事又岂能有结果?始终,事出必有因,那些“做不下去”的杂志,与其怨市道,倒不如比照一下让人“看不下去”的实因吧!

我一度期待太高、自视过高,结果承受不住一封“没什么”的信的否定。现在大姐姐的“承诺”兑现了,我也终于得到了渴求的“身分”,一个“没什么”加注的身分,在乎的终究是一种抚心的实在感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周六晚“泊”到半死才观赏到看头(服装娘痹)及听头(舞娘对嘴)打对折的Jolin Concert,并于《倒带》时急步离场,名符其实的“迟到早退”。虽说主因是要去KL Sentral接载公干归国的室友,实则说是难忍塞着走(多得主办单位的场地“另类选”咯!)更为确实。

与老友在等待室友的当儿,我拿起手机欲把老友的“Mid Valley圣诞照”传输原主,就在蓝芽启动的瞬间,我的电话失灵了!原因不祥,因为它就这样进厂了……,而我,则因为太Blur(忘了取出SIM卡)又太爱现(不愿暂用过时借用机),搞得自己两个休假天“与世隔绝”,再加上“自我断线”一周有多,真的犹如“人间蒸发”!当然,小卒子“消失”几天又有何挂齿?自恋如我唯有靠幻想~~~~~你在想念我咯!谁?谁?谁?errrr……原来无人。哇哈哈哈,心魔在作怪。

小有才华的人总以为自己是什么什么,也总认为别人什么什么自己。到头来就算可以做到Nothing to Lose,还是不愿接受自己是Nothing。

我以为可以很用心酱在家把棘手的“名主播稿子”完成,却惊觉把存录音的MP3机留在公司;然后我以为可以靠记忆把稿子“堆砌”,才发现脑袋已不复当年勇。脑筋老化也许该归咎于自己的不思进取,但我在想,自己对科技的依赖才真是慢性自杀呢(说慢性因为IT白痴如我在和科技龟兔赛跑)!

这是一个“IT大过天”的潜险时代,当它幻化泡沫时,奴隶(我们)先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