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November 27, 2006

My ValenTIME……待续

台湾《联合报》
许茹芸自述(1):

“出道11年,朋友觉得我这些年来所做最奇怪的一件事,就是一个人不声不响地到纽约去。

其实我一直都想去纽约,只是在找时机。2003年,正好是唱片合约及感情都告一段落的时候,那时有太多事不知要怎么办,我想去整理一下自己。也许也是潜意识想逃离吧。

我一个人,安排许多课程,蛋糕、巧克力、骚莎舞、日文、大提琴、爵士钢琴,过得很充实。我在去纽约之前,常常“卡住”,但这一趟之后,也许是年龄到了一个阶段,我过了这个关卡。朋友说,我去了纽约,脱下高跟鞋、换上平底球鞋,也换了不同的人生。

出道以来最大的挫折,就是前东家突然被收购。公司对我很好,我原本就像活在幸福的泡泡中,但好像突然间,泡泡被戳破了,我不懂为什么?

是的,也许有些对人性的失望,心中有着疙瘩,但到了纽约,学会用公司的角度看,找回偏失的公正客观。我回来后主动和以前的主管联络,打开心结,现在还常常相约喝咖啡。

打开结的,还包括感情。和前男友谈了7年的感情结束,对于这段感情,我现在还觉得很美好,我只记得好的事,今年中秋吃到好吃的凤梨酥,又买了去送给对方的哥哥嫂嫂,我和他们还是朋友。

在纽约,还有另一件事考验我对人性的信心。那时我要从东村搬到雀儿喜区,时间紧迫,我在大雨中找房子,找到这处又便宜又漂亮的房子,房东当场愿意出租,但要求我把半年的房租一次交清。
我马上答应,但没想到在约了交钥匙的那一天,她临时延期。我脑中轰地一声,钱都交了,该不会遇到骗子了吧?我走进便利商店随便买了一包烟,猛抽,抽到头晕、想吐,就是不知该怎么办。幸好,隔天她就交钥匙了。

在那之前,我本已不相信人性了,我想,如果她是骗我的,只能想成是上天给我的功课,我认了,但她没骗我,我对人性的信任又回来了。我和她后来变成好朋友。

经历过这些,我觉得在纽约找到另一个阶段的自己,现在的我,多了些勇敢、坚定;现在的我,会穿平底鞋、敢一个人睡,也有不同的生活态度。

我很怀念在纽约的日子,有时会为了片中的纽约街景而特别去看一部电影。希望还有机会再安排一段较长的时间去纽约住。

我觉得,旅行很重要,是休息也是整理自己,我从以前就每年会安排一趟远近不拘的旅行,算是犒赏自己。有些艺人一有假就往日本跑,我也有过那个阶段,但现在不会了。”

P/S:
许茹芸出道11年,在我的“Favourite List”也存在11年了!她很久以前也是大马媒体的Favourite,后来误会的误会、移情的移情,现在大家说起她,只有“过气”感。曾经有某资深CC宣传说:“她让我想到彭羚,都是忽然很红很红后,又忽然很黑很黑。”

有黄耀明加持的《难得好天气》,是她流失主流歌迷的导火“辑”;把琼瑶作品“沙发化”的《爱情电影主题曲——云且留住》被前主任们冠上“摧残经典”的罪名,“芸开了”……天后气势却蒸发了……

我喜欢吴建恆对她的赞美:懂得沉淀的歌手。她沉淀后出发的《芸开了》,是一张被专业肯定;被市场忽略的专辑。我期待她与陈珊妮再度合作的新辑,虽然一延再延,虽然人和的能量薄弱,虽然已没什么人期待……但,我依然期待。

对许多有才气(当然财气也不能太小气)的人而言,旅行就是整理自己的沉淀良方。许茹芸也是才女,虽然也很多人忘了……甚至不晓得。


许茹芸的部落格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valenhsu-9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