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November 23, 2006

蚁心太重

港式茶餐厅“入侵”大马许久,纵然明显复制,但“花臣”尚算有鲜味。除了SS2那卖相差口感更差装潢差差差的“清水湾”。

我4年前喝的第一杯香岛奶茶和吃的第一块法兰西多士,来自金加利,多得“死不去”的某唱片公司高层好介绍,从此就欲罢不能。据无线某猜题,一块法兰西多士相等于700卡路里,想想我那75kg的“重量期”,它应该是原“油”之一。

昨天近10时才晚餐,把一杯两茶匙糖的热奶茶、3粒半糖不甩和一块加央西多士塞进肚。高糖高热量让我念到上餐,却也边念边嚼光。中场蚂蚁来搅局,所幸没有“坏心做好事”。

话说,我吃掉第二粒“椰丝糖不甩”后,才惊觉有“一群”蚂蚁在竹笼边晃动,可见此为“摆着”等人点的食物之一。我室友一贯自发性的展现“消费者权益”硬姿态,向刚升职的Supervisor美眉投诉去,结果她赶紧把剩余的一粒半糖不甩(另半粒已被我那减肥中的室友以“过口感”为由吞下)送回厨房“补镬”。

在厨师“补镬”的当儿,我却欲迎还拒的作想……
万一他很有品酱,给我全新一笼,我不就要噎多两堆卡路里进肚?

结果,他仅多送我半粒。我又小人作祟的在想……
其中一粒应该就是刚才那粒吧?亏一粒好过亏两粒咯。搞不好……那竹笼也只不过拿进去灭蚁后的原笼。

也许,你欺我诈是这世界的风格,多疑是我这类过虑份子的风格咯。

Walau bagaimanapun,妈妈以前煮Maggie Mee时若浮出一堆死蚁,都会“拒绝浪费食物”的说:蚂蚁有益。所以我大可把它们当作色调相同的黑糖椰丝啃下,反正有益。周董说:要听妈妈话。

Anyway,我是一个吃过屎也不介意“番寻味”的人,未来我还是会继续“欢喜”帮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