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November 18, 2006

自作贱的累

最近都爱去“Chubby Zone”唱K。由于那里高手太多,所以99%时候我都“封嘴”听人K,唯有全场就只Me & Him的那一次,我开口唱了周董“降Key版”的《藉口》。

昨晚是“师姐”的生日,她一曲《让我跟你走》让我听出耳油;室友“费玉清上身”的《千里之外》如料悦耳;更赞的是终于听到了室友口中的“郭先生靓嗓”。虽然我as usual当花瓶,但还是意外的被室友逼合一曲《都是你》。因为难度不高,所以就范。但,自己那稚声碰上稚曲,还真让我稚气的涨红了脸,全身羞意的热血沸腾,注定成不了才……唉。

熬夜上了瘾,今天决定拖着疲惫的身心去Facial。可以想像,待会儿一定又会被“挤”出鼻鼾声,因为每一次未到最痛的挤黑头粉刺暗疮时刻,我都已经一躺即睡,若非痛醒,真想睡个够本。

睡,曾几何时,成了我的负担?睡太多,浪费时间;睡太少,精神不济。跟时间赛跑,好累好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