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November 19, 2006

知己知彼

昨晚去看戏,说服室友看佳评如潮的《Happy Feet》不成,结果排了逾一小时的队,选看以为从此Miss掉的《Covenant》。电影11.45才放映,只好去KimGary边吃边喝边聊边等。

影片水准一般,男主角空有一副好身材(不是裸就是贴),女主角有少少Maria Sharapova神韵(个人观点啦)。戏不好看,室友as usual熟睡,我则到了后段不耐烦地移动身躯,结果不小心踢中前座,无端招来谩骂。可恶的是,那一pair不见得投入的友族观众,还要在散场后边离座边回头瞪,仿佛我们犯了什么滔天大罪。大家一样花11令吉看戏,单凭我的无心之失就附送我一幕烂脸色,让我很是不爽!我只是觉得,我没有六尺高,但也非腿短之辈哩!在某些座隙窄挤的小戏院里,难免会为了避免腿麻抽筋而稍作移动。难不成我还要让自己的痛苦建筑在别人的舒适上?

在院内,我一向自律,除了“开餐”恶习戒不掉。不当长舌份子,不挡人视线,粘座当忍者,撑眼熬烂戏,手机Silent状态(Vibe状态的微震音也会扰邻座)……,反正我不屑人所为的,我都尽量不范。如今,却“道行一朝丧”,才发现,在院内扰人的固然讨人厌,不爽被扰而当“灭音英雄”的也不见得好货色。一个零IQ,一个零EQ。

反正说穿了,大家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。我没有办法装高EQ,IQ也不见得高。想想,能力范围内勉强做得到的,是尽量不做反射形态的恶举,我讨厌你什么,至少在我身上有影没形就好。

诚如老友所言,竭力做圣人只会迷失自我。活在属人世界里,自我却是如此可怕,我随它飘,累人也累己。要学会——不。介。意。好难好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