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November 6, 2006

放生自己

室友把大鱼缸里的鱼放生了!这些鱼从小(只)养到大,有些真的“变得”很大,说“变”,因为我常常忽略了它们的存在。它们畅游在靠壁大缸内,那缸则设在靠门处,我竟也有本事高比率的忽视它们。我一直以为是我的观鱼喜好已转淡,后来却发现是自己好久没把家当温室了!尤其房间的毛发与灰尘,仿佛是“固步自封”的警号。

把它们放进盛半水的桶里,看它们在小旋涡里聚游,更觉得它们很大。在小世界里,很多小事都会被放大,因为小心,所以大意的让很多可能性溜走。现在想干大业,却望着一整片天空发呆,很无力。红鳞的肥鱼在板门与铁门间的“自创公园小径”跳出“自杀”,室友赶紧救它一命,把它捉回水中。随后它却在杂草丛生的湖边二度“自杀”,从室友的手中挣脱,跌入我们踩不进的“零存活机率”荆棘里……。如果它真是自杀,那它选择了痛苦的毙命法,死后也无全尸,纵然鱼类没这方面的避忌,当然也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;但如果它听命的接受主人现实的主宰,它仍有一线生机,在陷阱重重的湖中,多了一刻不懂能有多久的畅游时限。

我在职海中挣扎,如果求的只是存留,那我只要乖乖听话,抓紧稳把,生活也许就能顺序耗尽。但我总在有意无意中,选择了半步离轨,只为了那一团自以为是火的气。我确实做了很多“自慰性”的后悔动作,希望这一次不会,至少尽量减低憾度。

我为你的死默哀3秒钟,然后以你为鉴。


P/S:室友“不听蠢人(我)言”,换养一缸的金鱼,结果截至今早,死剩2条小小小的。看它们小小的身躯在大大的缸内游,只觉得生命是如此的微弱。自在畅游?我想它们在售店小盆里,搞不好在猛叫:“Don't pick me!”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