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November 7, 2006

还有明天

我事业的起点处昨天大地震!原来,最安全的地方,真的最危险。因为大家在温室里,总让危机意识自然降温,甚至冰封。

可悲的是,怨声载道的某些人,危在崖边时,没有了死里逃生的勇气,乞求的是原状的熟悉感,纵然清楚知道也只不过井底的后备空缺。所以,我为被放弃的感到高兴,不是赠兴,是为他们更美好的未来预先拿景。因为二流上层的狼狈自救,还了他们一个付费的明天!流出的泪水,有不舍有不甘,但都是一种浪费。尤其面对Useless的废物。

更可悲的是,叱咤一时的“商标”杂志同时宣布阵亡。死因?大概该归咎于“梦”开始的地方咯!死前的面目全非,不晓得两大前搞手有何作想?要不笑死;要不哭死,较可能笑到喷泪。

要绝境逢生, 除弱保强是必然,找出落慌的症结更是不可怠慢。清除瘀血的人,可有想过,自己才是大问题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