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November 1, 2006

说吧!

我喜欢开会,但前提是,它必须是“有营养”的会议,不然只是在浪费大家时间。因为,说到比做到的比例一贯悬殊。

有些人竭力制造会议上的Team Work FEEL,一脸认真的耍起心理Research,然后摆着没有说服力的主管姿态,让人(我)从厌恶到发笑。笑她的自以为是,笑上上层的有眼无珠。她挂着生畏脸孔,然后僵笑着说自己其实很Nice,我却头皮发麻。

决定去留的死线到了,我选择妥协,向现实妥协。但,不代表我认可。 她告诉我说,她很意外“原来”公司登广告请的是“Reporter cum Editor”,做的跟我一样姓包,名山海。结果他应该很“不小心”酱请到一名资历雄厚的“薪水有番咁上下”前辈,让我很小人的认作,这也很间接的影响了我的Confirmation。哈哈(冷笑),“原来”大家都在“原来”,结果搞死我这些“以为”份子。唉,我的能力严重受挫在今朝,他日请允许我无情落跑。

前同事告诉我说,某能力So So的新同事在上层“不忍心”的情况下,就酱被Confirmed了,她则回赠“连休24天假”的厚礼于“不做Devil”的主任。“原来”,认真做事、认真做好人很多时候是“揾笨”的。虽然我不至于作茧自缚,但很多时候因为害怕说了什么挫人的主观言语,或非情愿下扛上了非能力范围事,而选择忍气回家泄。

终于的,我还是泄气的跟她诉了很多,却因为害怕负气过盛,而稍作修饰留后路,毕竟山水有相逢。她猛说“你不说出来怎知道不能嘞?”我当时作想,“说出来又能有什么帮助呢?”

再想想,说出来未必等于零,但不说出来就一定是零。戒不掉,“难说出口”始终是我的工作盲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