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October 28, 2006

什么?

我还有3天时间,想清楚“能为公司做什么”。当面临“公司已经不能为我做什么”的凿境时,我难道撑着一口气就能“为自己做什么”?我不容许自己浪费些什么,却又害怕妥协后遗憾些什么。

你在一轮夸赞后,选择了一个否定我能力的方式,去试探我的忠诚度,你认为我未来又敢否再为公司倾力些什么?如果你认为不计较些什么的才是好员工,那我应该一辈子都在waiting list。

如果你认为“那一封信不代表什么”,我也只能认作是公司在看清些什么的当儿,也在省些什么。也许我不该怨你些什么,因为当初承诺些什么的不是你。是我太天真,相信职场调入人情味可以更美满,才发现绊住了些什么。

我也许是幸存者,却羡慕起那些逃兵来,大概注定一辈子当不成英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