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October 22, 2006

暖暖

“塞”着回家乡,没有预期的劳累,也没有想象中的厌烦。 因为“处男上路”,新鲜感十足;因为沿路戴上耳筒,听着MP3里的PENNY;因为想着暖暖的避风港,心已自由;因为想到全马人一起塞,提前“共庆”DEEPARAYA……。

你塞到家后,摇了一通电话给我,关心接棒塞的我,心很暖。你的作品伴随我上路,可惜看的美未必贴得美,我还是忍痛辜负了你的40%心思。无论如何,赶出来的成品,有着满满的友谊养分,谢ANGIE,谢PETE。

爸爸提前把车泊在外头,让我的小灰车驶入,自己的大灰车则在外曝晒;隔晨,他盛了一桶水,帮我洗车,然后依循“惯例”塞了一点钱给我;我跟他分享了工作的无奈与麻木,才恍然让他担心了。朋友都说:你是幸福的。我承认,所以对于自小曾有的不幸福念头,感到自责。家人竭力让我没有“后顾之忧”去漂泊,但我却常常能飘而不能定。

花去的钱能赚回来,浪费的青春却再也找不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