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October 19, 2006

微弱的悟光

友人都说,我的思想很灰,文笔超级灰。我辩,我只是爱装饰文字,却往往过了火位。所以咯,请把我每一次的低落感,扣除50%的悲率,或干脆当我无病呻吟也可以。

我昨又有“伟”(我的伟)论咯。我说:我要在地狱里创造天堂。看似废顶的Mission Impossible,但其实也只不过在或明或暗的飘散中,找寻一道实在的光线。

雾里探路,欲速则不达。请给我时间,学习聆听,接受责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