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October 12, 2006

寻求实在感

飘着的灵魂,找寻的始终是一种实在的抚慰。

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工作动荡,不安也变得习以为常。但,隐隐的失落还是让我感觉很“飘”。3个月的试用期限到了,没有人找我谈“CONFIRMATION”,仿佛又陷入了小公司一惯的“拖字诀”作业。也许我一直都沉醉而难自拔的,在赞美声中存活,但年龄却切切的儆醒了我,实在的安全感、实在的必要性。
我讨厌听到“货不对办”的豪言,因为“公司不会待薄你的”和“希望你能体谅公司”,根本就是在“空头的承诺”和“滥情的催眠”间,耍玩“抗意弱”的员工。“换血”是最终的战果,对于“喜新厌旧”的公司而言,并没有什么损失,但它可能已经摧毁了一个人的忠心。

听了“红姐姐”一派轻松的“自由论”,我尤其对她强调“自愿与被逼”的质感,感受最深。讨厌上班的人又怎能把一本上班族杂志做好呢?这点我会自我反省;但,双向的了解与肯定,是我实质的坚持。

我可以选择逃,也可以选择等。就看哪条风险路价值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