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October 11, 2006

痛并快乐著

生活的忙碌是为了什么?我想我这一辈子也理不清。因为,我似乎没有真正空闲过。

方向感明确的“有工作”日子,不懂知足,一旦闪失只懂藏怨;理想化游离的“有工作”日子,忙得无力,姿态摆起来却是迷茫但坚定;失业时,脑筋总是分秒间杂乱抽痛,原来精神的繁忙才是最折腾。

“Nothing to Lose”是我的座右铭。如果我懂得满于现况,幸福指数将会是100分,快乐指数可以是200分。要一个好胜的人去接受输得坦然,谈何容易;如果我今天选择以“出走”还自己一条生路,装饰的果断其实还是参杂了逃避的元素。

但,快乐是自找的。如果冲动——快乐——痛苦是一个循环,偶尝的冲动快感又有何不妥?如果意志坚定,很多的后顾之忧都会显得微不足道。

勇敢生活很难,退一步未必海阔天空,自由人有多自由?我只求bitterSWEET,主里的喜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