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October 1, 2006

再~见

平常慢热的你,那一天看似如此的雀跃,话闸子也开得丝毫不见惯常的慢半拍。我仿佛又看到了另一“解脱”美景。

你的想法总是理想化,纵然大部分时候是钱字当头。我的想法也常常超乎理想化,可惜怠慢让我蹉跎了一大段岁月。纵使你这一次的抉择会一如我的“苦海转移”宿命,但至少你已给自己辟了另一道成长的路,也给自己在有限的逐梦旅程里,多了一次拨云见日的可能性。

这才跟你渐熟络,却又是话别的时候了。别忘了我们的“国际影片之约”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