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September 22, 2006

无力

冲动,总是我的致命伤。

我一直在埋怨工作环境的“残障”,才发现原来只不过是人类越来越可恶,而我,原来也不由自主的被同化了。当我越来越在乎同僚的脸色反应,我就越来越憎恨自己,因为我觉得活着的自己是那么的累人,灵里却又是那么的无力。

我一直努力学着,活得云淡风轻一些,让旁人少担心一些,工作上计较少一些,生活诉求节制一些......,但仿佛越是费力,越是反弹。我有时觉得很累很累,却又在快乐因子的搅局下,忘了曾经的累,也同时忘了儆醒的重要性。

我必须承认,自己是那么的“华而不实”。我会把杂物隐离视线制造“表面的干净”;我会把观点竭力兜辩誓求“自我的肯定”;我会把鲁莽迁怒他人务求“完美的记录”;我会把批评忍气吞下力保“EQ不减分”;我会把服饰东凑西拼苦撑“空壳的悲凉”......

原来,我一直在制造“万千宠爱在一身”的美景,才发现,“自己”是悲哀的。那,只不过社会的栗景,职场的夜宴。

我有着30岁的心态,却没有30岁的沉稳。装不来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