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ly 26, 2006

青鸟的悲哀

原来,人言真的真的真的非常非常非常~~可畏。

听说,有某报娱乐主任在外唱衰我。奇怪了,他有跟我共事过吗?没有。那他应该是听某人说的咯?又想不到谁跟我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。

我不知道他越来越胖后有没有越来越小气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身边出现越来越多讨厌他的人。因为小人通常都会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,然后自以为全世界爱听他说人是非。所以,我相信他依然每晚好梦,睡醒继续当一个用口排泄的自乐loser。

6年多前,我顶替了他的空缺,以为我曾经仰慕的“青鸟”会飞得更高,而事实上他也飞高一阵,后来还是狼狈断翅,听说是“人为因素”。我后来也狼狈出走,更一度执意认作是“她的错”,后来的后来,才发现是自视过高惹的祸,所以现今每一天都在学习“毁灭”自己。

他应该很爱自己,大概也不知道健谈与嘴贱的一线之差。我爱他,因为主说,要爱我们的敌人。看着“青鸟”因为外在重量和内里罪量而飞来笨拙,心里还是有一阵遗憾。

原来,被陌生的冷箭击中,有化悲愤为力量的能耐。我感谢他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