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uly 28, 2006

Bad Dream

M. Night Shyamalan 的“Bedtime Story”《Lady in the Water》不好看。它催眠了我的室友,害到我发恶梦~真实的恶梦~!

昨晚看完戏后,载着那爱挑剔我驾车技术的室友回家,然后很幸运的找到一个宽阔的泊车位。就在搞定一切准备上楼前,就不懂自己烧坏了哪根筋,还是“爱现因子”作祟,多多事转头“试泊”一Side Parking位,结果经验不足搭上急性易慌,竟然在一个退车的动作里,重演了之前“试考”时的“错踩飞撞”戏码,结果,后头一辆黑色轿车无辜招惹飞来横祸。

因为我已急急慌慌赴警局“自首”,所以无论他(她)昨晚发的是美梦还是恶梦,今早出门前只会有“晴天霹雳,找不到‘凶手’”的感觉。而我,虽然没有撞后逃,但还是很担心他(她)某天会“复仇”,毕竟我们都住在同一区,有心要“缉凶”还是有办法。

当主要试验我时,必定是我松懈之时。每一刻都提醒自己要警醒,却每一次都犯下乌龙大毛病,总是学不乖。感谢主的怜悯,因为每一趟的教训都只是起着警惕而不致命的作用,我纵然未完全“惊醒”,却再也不敢“熟睡”了。

车进厂了,我也只好死死下回头重投LRT怀抱,但想到对方无辜迫承受与我旗鼓相当的麻烦,就觉得很惭愧。很想跟他(她)说对不起,却担心被他(她)打,不过如果有机会碰到他(她),我还是会鼓气勇气Say Sorry,因为我不喜欢内心纠着纠着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