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ne 1, 2006

ReBORN

疾走灰色的5月,迎来未知的6月。感觉既期待又怕再受伤。

今天,重踏赴前公司的旧路程,感觉格外百感交集。虽然我已经痛苦了超过30天,但从守门卫到接线员,他们都还只是刚“惊觉”我的离职。Mdm.Receptionist一贯慈语的问我:“在哪里发展啊 ?”我则溜中带亏的撑:“在休息啊 !”。从Ms.Admin手中领了苦等已久的“生活费”后,走出大门,Mr.Guard比比拇指嚷:“OK ?”我也大大声笑着应:“OK !”仿佛一切的悔恨懊恼,瞬间顿了顿,朦胧了~

原来,当一件事或物“彻底”的结束,是这般轻飘飘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