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une 16, 2006

L = LULUS

虽然以我这把年纪才做这档事,并没啥值得大呼小叫的~~但静悄悄上考场的我,还是要忍不住大大声的说 : 我考到驾照啦 ! ”

像我这种“想很多”的人,从报考后到考前一分钟,脑袋自然会异常活跃,思绪更是一刻不得闲。所幸上了“战车”后,一直高危的“考试惧怕症”有了好转,除了预料中的胆战腿软感觉降温,思潮在漫长的等待中也能识趣的迅速跳空。而且啊,历经了上周“试考”祸人吓己的“横冲直撞惊魂”,再加上呼求主名的镇静能量,总算在这段空窗期释了一大重担。

我们一行4人赴考,除了我,还有上山前扶心忧愁的“全包妇女”、轻松过关的少年,以及和我谈得投契的异族未婚熟女。我看来,这两个女人都很有钱,一个自知“不掂”而选择缴付去到最尽的“包掂价”;我的新朋友Shindy则告诉我,她要“自我挑战”所以选择“清廉上路”,结果她当然敌不过喂不饱的吸血鬼咯!后来她告诉我,下一次补考她依然坚持姿态,因为她自认驾驶能力真的不合格,不想祸及无辜。她说的当然没错,但她可知多少有真实力的人因为抱着“拒绝助长歪风”姿态受考而莫名遇挫吗?至少我姐老板的女儿就是其中一人。

无论如何,差一步就嫁去英国的Shindy,在这难熬的热天里,与我分享了许多无价的人生经验。我们从7.45AM到3.30PM,断断续续谈了好多好多,直到我们惊觉彼此“住很近”,才交换电话,也正式预告了一段友情的萌芽。当然,我不敢奢望它有茁壮茂盛的可能性,但至少缘分一场,已属难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