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ne 22, 2006

chilledMEout

昨晚难得早睡,今早却很贱命的肚痛惊醒。不甘心而二度入睡的我闯入梦乡,梦见包括成龙在内的一堆名人,一如惯常,梦醒后选择性失忆,只记得他们在捍卫,脸颊却意外沾满热泪。虽然泪醒对我而言非啥新鲜事,但我还是天真般的和室友分享这奇遇,而他除了一贯不屑的回赠我“神经病”3字,这回还搭上洒盐似的一句“你注定离不开娱乐圈”,不知怎的,这种常常挂嘴边的玩笑话,在非常时期听来竟格外可悲。

11年前,我还没等到SPM成绩,就迫不及待一头栽进“偶像”世界,然后把“只要娱乐”当格言,之后也果真如愿的离不开娱乐界,却万万没想到当兴趣变成工作,会有变质的一天,当迟悟一刻试图寻求突破,才恍悟过去累积的所谓“工作经验”就真的“只有娱乐”。也因一页满满娱乐的履历,让我一趟多元的应征荆途,走得格外受挫。

虽然可能这一辈子我真的“走不出来了”,但诚如老友所言的“至少走过来了”,我宁可选择没有适时Upload自己的后悔,也拒绝停留在错误当初的悔恨中。所以,我最近很用心的借助主的力量,集中这些惶恐日子的遇挫领悟与思想蜕变,深惧它们在我的一刻松懈下,归回可怕的原点。

在这段很Mess的日子里,我最感谢老友的定期警醒,也不晓得是否他有意无意分享所好的缘故,我最近竟然意外的爱上听Oldies,这些天都赖在家“听”Astro第109台,不懂他们谁打谁,但听起来,就觉得很温和。尤其外头风雨交加之际,关灯(电费起价,要省)开门躺在沙发上,感觉很Chilled Out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