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June 30, 2006

奇旅终得果

友人潇洒的放自己两个月假,然后低调式的风光出山,低潮的过程看似晃眼间。而我,大概是压力施得太早太躁,熬过的是两个彷徨紧绷的逆游月,纵然6月天本着“Reborn”的精神试图重振,却仅达至“调适过来”的慰藉水平。

无论如何,也是一种收获。

终于,在迈入7月的最后一刻,新工作总算落实。很神奇的,地点竟与我首个面试隔邻,兜了好大一圈,庆幸载满一车经验;也可以称之神奇的,我前后两名上司的中文名只差一个字,哈~

我喜欢有“人情味”的工作环境。初次的冒昧应征,意外谈得愉快;第二趟的压价面谈,竟也意外没不妥。在我仍处于犹豫不决的状态中,她豪爽的邀我“车谈”,没名分的随她出征见客户,我们就这样在车程中毫无设防的谈了很多,让我被“洗脑式”的下了一个“愿与她打拼”的期望。纵然同一时间意外来了两通约见面试的电话,以及还在期待着那三度敲期的应征,但在这种看似“还有机会”的状况下,我竟没了早前的冒险精神,只有“想安定”的感觉。也许是等了实在太久,担心假象再现,但我想,一份能让我有“雀跃感”的工作,还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深怕过度的期待会造成双倍的失落,所以悲况说在前头~~我也许会不小心掉入了另一苦海,但我相信,有了上一次的惨痛教训,这一次我希望至少能做到手口并用,凡事说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