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une 15, 2006

心死后。。回魂

数天前的某个午后,室友“反常态”的电我数趟,间接与我分享换了一台手提电脑的雀跃。以“我用比他用还多”的状况下,我理应“比他更雀跃”,但我只丢给他一句“不要在这种时候call我啦!”那天,好像是我那“曙光”的Deadline~~

昨午闷在家耍电玩,她乡“痛醒”的友人致电倾诉,竟被我莫名喷得一脸屁,我告诉她“别在非常时期call我,因为每响一通电话,我都会误以为‘有工望’!”后来“半醒”的我,在那一通电话里与她畅快的自刷了一轮,那一种“自杀后重生”的感觉还真爽。最后,我们互勉“要常常骂醒我!”

以为是的人类,学会否认自己,那一种“表面的和平”将会升华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终于,我耐不住“心死不去”的煎熬,电了电我的“曙光”,得到了“终于可死心”的答复。没有预期的伤心,只有隐约的失落,毕竟心早死了一半,只是不愿清醒。

我相信“绝境逢生”,更何况我面对的只是微不足道的逆境。所以,我还是会满心期待“第二道曙光”。